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你抢先发力了吗?青岛最高补贴1亿元



在全国最先出手的是上海市。2017年9月,《上海氢燃料电池汽车发展规划》出台,这个规划预计氢能产业将在2020年全面商业化。2019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首次提及氢能源,在各地政府眼里,这是叩响了发令枪。



这是一场比谁速度更快、比谁力度更大的产业规划与政策体系的比拼。齐鲁晚报记者注意到,已发布氢能产业地方规划的,包括上海、武汉、苏州、佛山、张家港、成都、南京、宁波……最新上了这个大名单的,是济南。 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今年4月济南市发布的《先行区促进产业发展十条政策》中,对于氢能源重点研发项目,最高给予2000万补助,对于ag娱乐加氢站建设企业最高900万元补贴,这个补贴力度刷新了2018年佛山市的800万加氢站全国最高补贴。



数据显示,截至8月底,我国已运营和建成的加氢站有38座,正在运营的加氢站有27座,这意味着济南未来要建的加氢站将超过目前全国总数。9月23日,青岛出台《加快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若干政策措施》,给出最高奖励1亿元的“全国最优”政策。


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


今年1月,山东氢能源与燃料电池产业联盟在济南成立,成为目前全国唯一在省级层面成立产业联盟的省份。这个产业联盟由兖矿集团、山东重工、山东国惠等山东发展氢能源的重点省属企业牵头,汇聚省内外68家产学研单位。 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山东被很多发展氢能产业城市羡慕的一大利好,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凌文于今年5月出任山东省副省长。凌文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氢能联盟理事长,此前凌文职务是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,期间他大力推动国家能源集团氢能板块的发展。



加码加氢站建设,济南给出900万“全国最高补贴”



这是凌文副省长在《中国经济大讲堂》里算的一笔账。他接着又算了另一笔账:5公斤氢需要70公斤氢罐来存储,因为氢太轻,太难储存,必须用这种办法来做,这还是全球最高水平。



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,在对氢能源产业的支持中,中国补贴力度全球最大。



目前,国内发展氢能产业主要问题之一就是加氢站等基础设施薄弱。在山东,潍坊已建成山东首座日加氢能力达1000kg的固定式加氢站,另有7处正在选址。济南、聊城目前正在建设1座加氢站。 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2018年8月29日同时动工的佛山8座加氢站中,预算投资最低1250万元,最高2985万元。据悉,国内加氢站核心设备来自国外,设备价格占加氢站总价格的55%-65%。潍坊这座加氢站由美国空气产品公司提供成套设备。



高额补贴正是普及加氢站这一基础设施的“催化剂”。各地政策加码,正在扫除氢能产业发展的最大瓶颈。



目前公开报道显示加氢站规划数量最多地区为长三角,2026-2030年要建成加氢站500座以上。单个城市以武汉和佛山数量为多,武汉要在2025年建30-100座加氢站,佛山到2030年要建成57座加氢站。



氢动力城市公交开跑,这不光是一场能源革命,这还是一场城市转型之战



从2018年开始,全国已经有张家口、郑州、大同、上海、武汉、佛山、云浮、北京、如皋、盐城、张家港、抚顺、成都等十多个城市开通氢能燃料城市公交。张家口使用的是宇通和福田汽车,武汉使用的武汉泰歌和武汉开沃新能源汽车联合研制的氢能公交车,郑州使用的是宇通客车;大同使用的是中通客车;上海使用的是上海神力、上海申龙客车联合研发的氢燃料电池公交车,北京使用的是福田客车;成都使用的是“四川造”氢燃料电池公交车。 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这两座城市开跑的山东首批运营的城市氢燃料电池公交车,正是潍柴联合中通客车开发的全新一代氢燃料电池公交车。上述两座城市分别是潍柴集团和中通客车总部所在地。



那么,要打造中国氢谷的济南,氢燃料公交车专线何时跑起来?谁能拿到济南氢燃料公交车的大单?2017年7月,中国重汽氢燃料码头牵引车、公交客车、城市配送货车均已试制完成样车,2017年8月推出全国首台氢燃料码头牵引车。



目前,中通客车已向大同交付了40辆氢燃料公交车,这是2018年下半年来国内最大批量的氢燃料电池客车订单。


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这是大同采煤沉陷区光伏示范基地。 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齐鲁晚报记者观察到,大同的这场“能源革命”的落脚点,不只是有关能源结构调整的几组统计数字;更为实际且影响深远的,还在于大同市对于后续发展动能与空间布局的重新思考,倒逼这座资源型城市挖掘新的城市内涵,寻求路径依赖以外的出路。



齐鲁晚报记者注意到,在青岛产业升级扮演重要角色的启迪控股,在大同这场能源革命中也担纲了重要角色。这家依托于清华大学的科技服务平台型公司,2018年在大同能源革命头号工程的科技创新园内,建设了包括孵化器、清洁能源研究院在内的科技园区。



山西省的补贴政策,也给太原从“煤都”变身“氢都”加了一把火。今年4月颁发的《山西省新能源汽车产业2019年行动计划》中,确定按照中央财政补助1:1的比例给予省级财政补助,并对加氢站进行适度补贴;2023年至2024年山西加氢站达到20座,全省公交线路开始运行,预计达到7500台车辆的运营规模。



2018年,国家对大中型客车、中重型货车的补贴上限为50万元/辆。这意味着在国家省市补贴下,每辆氢能源客车补贴高达百万。



循着这种思路,佛山氢能产业发展很快。2017年9月,国内首座商业化加氢站在佛山南海区建成使用。2018年12月,70辆氢燃料电池公交车在佛山投入运营,佛山成为广东省首个大规模使用氢燃料电池公交车示范城市。 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各地发力氢能源产业链 氢能掀起新一轮城市竞争

佛山为什么要推氢能?2014年,许国曾调研走访走访世界三大湾区,发现三大湾区已早早布局氢能产业。今年7月,广东省发布的有关落实《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》的实施意见中,提出以广州、深圳、佛山为重点,推动在新能源汽车电池、智能网联技术、氢能源电池上取得突破,加快建设智能汽车产业集群。



氢能产业的市场体量足够大,但只有具备性价比的产品才具有市场推广性,一台氢能源公交车成本几何?



9月4日,《江苏省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行动规划》提出,到2025年力争全省氢燃料电池整车产量突破1万辆,建设加氢站50座以上。为什么整车产量要“突破1万辆”这个杠杠?



山东氢能产业“铁三角”



山东发展氢能源产业的几支主力部队——兖矿集团,在技术上已能实现低成本、规模化制氢,打造氢能源制备、纯化、储运氢能源供给端产业体系。



氢燃料动力整个产业最核心的是电堆和系统,相当于传统汽车的气缸和发动机。潍柴首先战略投资国内氢燃料电池领先企业弗尔赛,2018年5月投资全球氧化物燃料电池技术的引领者英国Ceres Power,在潍坊成立合资公司;随后战略投资巴拉德,成为其第一大股东,成立合资公司,开发下一代质子交换膜燃料电池电堆和燃料电池模组。



潍柴集团旗下潍柴动力、陕汽重卡、亚星客车等可形成产业协同,若再联合省内的中国重汽、中通客车等车企,将势不可挡。潍柴动力计划在2021年前在中国为商用车提供至少2000套燃料电池模组,这也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商用燃料电池汽车部署计划。



而山东国惠为代表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,可为氢能源发展提供资本保障。从全国看,目前佛山已设立了总计达40亿元的氢能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和产业发展基金。



从20世纪初算起,上海培育氢燃料电池产业,至今已不止10年,而丰田研发氢能源汽车,也已超过20年。地方政府培育一个新产业,至少需要10年。这场氢能产业万亿新赛道的角逐,到底谁能笑到最后?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//www.juLienbarety.com/ganhuo/55.html